中国反传销联盟网www.110hn.cn——了解传销,远离传销从这里开始!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直销专栏>

保健品直销行业监管盲区的惊人黑幕

时间:2013-01-12 17:47来源:网友投稿 作者:反传销反非法直销 点击:
导读:Better Nutrition for Better Health是许多美国保健食品传销公司都在打的商业口号,宣扬更好的营养才能有更好的健康。这些传销公司以奖金和积分作诱饵,促使直销会员们每月都订购,每天都服用他们公司的健康产品,甚至还为每位会员量身订制全天候营养套装,为不同疾病的患者...

“Better Nutrition for Better Health”是许多美国保健食品传销公司都在打的商业口号,宣扬“更好的营养才能有更好的健康”。这些传销公司以奖金和积分作诱饵,促使直销会员们每月都订购,每天都服用他们公司的健康产品,甚至还为每位会员“量身订制”全天候“营养套装”,为不同疾病的患者配备“调治组合”方案,其实目的都是为了扩大销售量,牟取暴利。那么,传销人员服用了这些公司的保健品之后,健康状况是否比普通人更好呢?其实未必。由于所谓的“多层次系统法则”要求各个传销组织必须“永远只讲正面的,不说负面的”,因此,许多危害消费者的事实真相都被隐瞒了起来。

● 亡者唤不回  生者安知悔

2010年农历新年伊始,一位侨居美国纽约市的马来西亚华人,因患病期间大量服用某传销公司的所谓“独家氢离子抗氧化产品”,而导致病情急剧恶化,猝死在医院的病房里。据了解,这位名叫吴槟州的男子,于2009年5月参加了一家当时尚未正式开盘、却宣称“要开全球66个国家的市场”的保健品传销公司----RBC Life Sciences,他深信自己在“卡位战”中抢占了未来“金字塔”顶尖层的位置,从此可以借助“可立富”奖励制度(Clear Pay)而倍增“多层次收入”。然而,他在大量服用该传销公司的Immune 360、24 Seven、Microhydrin、OliViva等等产品仅三个月后,便被医院查出罹患肝癌。可是,这家传销公司的市场部主任凯文-杨闻讯后,竟然在出席“直销员培训讲座”时,要求吴先生的女儿、女婿带话到医院,劝说病人无论如何每天要坚持服用十颗以上的Microhydrin胶囊,并声称Microhydrin能够“帮助病人祛除化疗和放疗时留在体内的毒素”,甚至说“吃一粒Microhydrin胶囊胜过喝一万杯柳橙汁”。

悲剧终于发生了。正当千家万户华人家庭团聚一堂庆祝农历新春之际,吴槟州先生的病房里却传出妻子、女儿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主治医生对于这位病人突然出现肝肾急速衰竭的情况大惑不解,此前他们还曾因为白血球、红血球的化验结果而表示乐观。噩耗传来,侨社乡亲无不唏嘘。吴槟州生前为人正直,乐善好施,在邻里乡亲之中广受爱戴。这一悲剧也在许许多多保健品直销商的心里蒙上了阴影,一时间他们相互流传诸如“张明也得了前列腺癌”、“徐晓玲也得了宫颈癌”之类的消息。吴先生原来的“下线”会员们纷纷“跳槽”,去参加FKC(爱可欣)、eCosway(科士威)等其它的传销公司,而张明、徐晓玲等人也被吓得转去购买Mannatech(美商环泰)产品Ambrotose和E.EXCEL(美商丞燕)产品Millennium调理身体。

温州乐清市一名中年妇女数月前听说美国传销产品Microhydrin可以 “抗衰老”、“抗疲劳”,便委托亲属从美国订购了三瓶Microhydrin。她每天早晨在赶去上班的途中,打开瓶盖吞服两粒Microhydrin胶囊,一周后便感到肾脏疼痛难忍,最后只能去医院做手术。医生从她的肾脏里发现一些白色晶体沉淀物,经化验查明是硅酸盐矿砂。该妇女出院后打电话给美国的亲属,抱怨Microhydrin害人,不料这名亲属却反而责怪她在吞服Microhydrin胶囊之后,忘记应及时喝八盎司以上的水稀释肠胃。多么不可思议,美国怎么竟有这样的“抗衰老”、“抗疲劳”的保健食品!

● 营养重均衡  祸出随意补

其实,传销公司在写得洋洋洒洒的长篇产品说明书中,有一句关键的句子却被大多数直销会员所忽略----“Microhydrin is a unique silicate mineral”。翻看字典,Silicate(硅酸盐)实际就是沙土、矿砂。据科学杂志报道,某些矿石浸泡在水中时,会使水质迅速呈现碱性,并释放出硅、硒等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产生负离子。如今市面上形形色色的“负离子水机”、“纳米能量杯”、“Alkaline Nano Energy Water”之类的产品,其共同之处就是都在容器的夹层内或滤水器的内胆里放置了碱性矿石。传销公司所宣传的Microhydrin所谓的独特性,只不过是它将矿石粉装入胶囊,让人们直接吞进肠胃而已。

姑且不论哪一种摄取矿物质、饮用碱性水的方式对消费者更为安全,如果长期盲目摄入矿物质及微量元素,会对人体产生危害。厂商往往对此讳莫如深,避而不谈,不仅是商业伦理问题,更是食品安全监督的疏失。通过查阅专业文献发现,当人体内硒过量时,表现为头发变干、变脆、易断裂和易脱落,肢端麻木、抽搐,严重者甚至偏瘫、死亡;硅过量,会引起局灶性肾小球肾炎;氢过量时,产生一氧化二氢,会引起汗液、尿液过量分泌,恶心,呕吐和具有肿涨感等症状,打乱身体组织液中的电解质固有的平衡状态。如果人们通过天然食物来摄入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一般不会产生上述问题。医生会建议缺铁性贫血患者平时多进食富含铁质的蕹菜、菠菜等,而不法的保健品传销公司则会生产铁砂胶囊,宣称速效产品。

无独有偶,数月后台湾基隆市一名“钻石级”女直销商也因常年服用自家卖的多种保健食品而突发药物性肝炎,全身黄疸,最后因肝脏急速衰竭,凝血功能丧失而死亡。这名直销商深信健康取决于营养,保健食品可以“没病强身,多吃多补”,殊不知各种保健品之间是有交互作用的,并可能与某些慢性药物相冲突。荣新诊所副院长何一成医生指出,抗凝血药Warfanin决不能与银杏同服,而降血脂药Statin决不能和红麴同服。最近几年的医学研究发现,长期服用抗氧化维他命或营养补充剂,非但无助于抵御癌症或预防心脏血管病,反而可能损害健康。2004年《Lancet》刊登丹麦科学家的七篇论文,根据对131727人进行实验对照,发现长期服用胡萝卜素和维生素A或E等抗氧化营养品,会分别增长死亡风险29%和10%。

● 奸商花样新  民众常识缺

近年来维生素D销量增长速度超过了任何其他补充剂,销售额从2008到2009年增长了82%,达到4.3亿美元。不过,美国FDA提醒民众要防止维生素D过量中毒,婴儿每天摄入的维生素D不得超过400个国际单位。加拿大癌症协会则警告:人体内的维生素D总量不应超过2000个国际单位。据统计,仅2004年,美国就有284人发生维生素D中毒﹐其中一人死亡。维生素D的半衰期是28天,在人体内特别不容易被清除。如果你第1天服用了1000单位的维生素D,在第28天的时候你的体内还有500单位。如果第1天你服用1000单位,第2天又服用1000单位,那么在第2天的时候你体内的维生素D就接近2000单位。维生素D又被称为“阳光维生素”,如果你持续在阳光下裸露脸、胳膊和手20-30分钟,体内就会自然产生1000个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

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从2011年5月起,代理销售一种含有2000个国际单位的高剂量维生素D3产品“Stem-Kine”胶囊(它还含有1400毫克的胡萝卜素及糅花酸)。这家传销公司宣称,任何人(不论年龄、性别、身高、体重、健康状况等)只要每天服用4000-8000个国际单位以上的“Stem-Kine”胶囊,仅需14天便可使自身骨髓内产生干细胞数量多达100%。不过,但这种“Stem-Kine”胶囊在台湾申请注册时,却遭勒令不得使用与干细胞(stem)有关系的名称。于是传销公司便想出了英文字母缩写的花招,将产品名称申报为“SK Plus泰康原生胶囊食品Dietary Supplement”,故意给传销团队留有宣传鼓惑“干细胞神药”的空间,钻法律空子。就这样,当维生素D3产品打上干细胞的旗号之后,其价格一下子翻了五六倍。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近日制定《保健食品命名规定》和《保健食品命名指南》,规定每一种保健产品只能有一个名称(包含品牌名、通用名、属性名),保健品名称中禁止使用虚假性词意、夸大性词意、绝对化词意、明示或暗示治疗作用的词语,避免误导消费者。凡是发现保健品宣传有疗效的,都不允许上架。对照上述规定,市面上诸如“NeuroBright”(益智灵)、大蒜克癌片、“Artichoke Liver Clease”(朝鲜蓟清肝素)、排酸肾茶、“Stem-Kine”(干细胞显现)等等保健食品的名称,都在严禁之列。尽管台湾地区实行不同的法令,但据悉Microhydrin在注册时,原中文译名“微氢”未获准许,因为其主要成分是硅酸盐,而不是氢。传销公司最后只好以谐音“维清”胶囊为名来申报。其实“维清”仍属于虚假性词意,若取名“矿砂胶囊”或“硅酸盐胶囊”更为贴切。 

● 传销宣传战  骗术竞技场

直销市场里的虚假广告和夸大宣传更是铺天盖地,混淆视听,保健食品自称具有降糖、减肥、增高、抗癌、提智、灭菌、消炎等等疗效的,应有尽有,甚至还标注“有效率”、“治愈率”多少。有公司宣称“拥有诺贝尔医学奖成果和专利授权技术”,当工商稽查人员前去调查时,公司总裁却镇定自若地说:“难道维生素C的发明者不是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奖吗?维生素C是我们的产品之一。”某些直销公司自己不敢宣称什么“纳米科技”、“航天员指定产品”、“联合国授权”、“营养学之父”,却放任传销团队自行印制中文产品册,制作私人网站,将公司背景、产品功效和商业机会等等说得神乎其神。公司负责人还会故意跟某位极尽夸大宣传之能事的传销人员一起合影,以此迷惑公众,混淆视听。

奸商招数远远不止这些。某公司明明只有一种产品曾获得过GMP和NSF认证,却在网站首页及产品目录册封面打出GMP和NSF图标,以此混淆其余六十多种产品未合格的事实。产品的外包装上印有“Manufactured in a GMP Registered Facility”字样,其实并不表示它获得了GMP质量认证,或许它只是委托了某家拥有GMP认证资格的工厂来加工而已。不法直销公司还经常在产品的生产日期、有效日期等等标识上做手脚,甚至不作标示,以方便传销人员作假。“Stem-Kine”的产品说明书上列有十分醒目的图表,诠释其功效是何等神速,服用两天后可使干细胞增长17%,两周后可增长100%。然而说明书的底部却印着一行比芝麻的一半还小的微型文字,读者必须借助高倍放大镜才能看清其内容:“These statements have not been evaluated by the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This product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 treat,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即“此类陈述尚未经过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检验。本产品不用于诊断、治疗或预防疾病。”)真可谓用心良苦。

Royal Body Care公司在宣传其背景时,经常把总裁柯林顿-郝沃说成“芦荟药用成分的发现者”、“Father of Aloe”(芦荟之父),把另一位创办人克里斯多夫弗-希尔斯说成“Pioneer of Spirulina”、“Father of Spirulina”(螺旋藻先驱、螺旋藻之父),难免引起传销人员疑惑。黄坤品先生在致该公司董事会的信函中写道:“宋朝的《开宝本草》和明朝李时珍所撰的《本草纲目》都详细记载了芦荟的药用功效;古埃及的《耶比鲁斯•巴比路斯》也记载当时芦荟被主要应用于泻剂、安眠剂及苦味剂。现今世界各国研究芦荟,种植芦荟,开发芦荟制品者,更有数以万计之众,但大家至今没有听说谁是‘芦荟之父’。”他还写道:“法国药物学家克莱博士于1940年到非洲探险,发现居住在乍得湖畔的土著人身体健壮,极少生病,可能跟他们每天食用乍得湖中的一种藻类有关。1962年,另一位法国药物学家克雷曼来到乍得湖畔,研究这种藻类对于当地居民生存和健康的重要性,后来又将藻类标本寄给当时著名的藻类学家坦格尔进行鉴定。因这种藻类呈现螺旋形状,故取名螺旋藻。很显然,这段史话被你们公司移花接木,加在克里斯多夫弗-希尔斯先生身上了。”

● 北美滞销货  亚洲找出路

每一家直销公司刚在某个陌生的地区开拓新市场时,总是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当地传销商。一些本身缺乏“亮点”的公司,通常只能一味夸口许诺给足优惠,并赠送礼品,甚至将创业模式描绘成“天上掉馅饼”。王天呈先生被美商泰康生命科学股份有限公司聘为台湾分公司总经理,其口才毫不逊色于阿扁先生。“美商泰康立志开拓66个国家,给我们每一位传销商带来一个世界性的舞台!我把它的奖金制度Clear Pay以中文命名为‘可立富奖励制度’,语意再贴切不过了。因为,这个制度是真正能让每一个刚进入这个事业的人,每个月不需要任何基本责任额,却也可以从公司直接领取丰厚的奖金!”谁料王总经理话音刚落,后排座位上的陈炳宏先生突然站起来,大嚷道:“才开66个国家?太少啦!为何不说要开160个国家!我昨天还跟马英九说,他应当宣布竞选联合国的秘书长,而不是竞选连任台湾总统。美商泰康应当宣布明年进入联合国做传销!”一番话引起哄堂大笑。

直销公司大话说尽,未必前景一片光明。世界各地每天都会出现新公司,每天也都会有公司黯然倒闭。当一家公司的仓库里堆满了滞销货,开始担心刚刚生产出来的几批产品最终只能等待被报废的命运,不敢再标示产品的有效日期,那么,这时它实际上离寿终正寝已为期不远了。传销商刘美琳女士回忆道:“三年前我们刚加入会员时,公司的网站上,产品目录册上,还有韩文版、西班牙版,而现在只剩下英文版。韩裔团队因为发现芦荟汁里有死蟑螂,不容公司解释就全部退出了;而西班牙裔会员们喋喋不休指责牛初乳胶囊、OliViva、Green Phyto-Power、Aloemanna、I.Q.Omega-3、TruAloe等产品没有USDA ORGANIC有机食品认证,也都走了。”郭大樑先生也颇有感慨:“三年里,奖金制度改了七八次,网站变更了四五次,最后我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发展起来的两条下线队伍,被上线徐晓玲通过公司网站管理人员全部移走了,就干脆不做了。我做了二十年直销,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乱来的公司!”

林健小姐是一位富有正义感、爱打抱不平的会员。有一次她发现传销商谭伟光从公司取回大批过期的保健品及包装用品,并听说谭先生在中国内地设“统一发货点”,就立即给公司打电话,严厉批评市场部主任凯文-杨。林小姐说:“公司没有向中国商务部申报,所有产品都没有经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检查,就擅自开设Paylution电子钱包,怂恿Wendy Zhu往中国搞传销,是违法的!这样做虽可缓解产品滞销的燃眉之急,但会被中国政府列入从事走私诈骗的不法商家黑名单。这对于许多因看好未来中国市场而加入的会员而言,是非常不公平的。”

● 智商高的忽悠人  智商低的被忽悠

产品滞销问题,正迫使传销公司RBC Life不惜一切风险代价,孤注一掷去亚洲开辟新市场。对此,直销商包佑信先生认为,此举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他指出,公司的产品之所以在美国没人要,主要原因是价格和质量两方面都没有优势。他说:“一瓶60粒装的Coenzyme Q-10,每粒含量仅30毫克,会员优惠价却高达36美元;而在GNC连锁店里购买一瓶120粒装的CoQ-10,每粒含量100mg,售价仅20美元!”他又举例说:“一瓶120粒装的Omega Defense,每粒EPA含量为500毫克,售价为34美元;而在GNC连锁店里购买一瓶120粒装的优质Triple Strength Fish,每粒含有647毫克EPA和253毫克DHA,售价仅16美元。”

不过,纽约直销界颇有名望的胡彬先生则全盘否定这种观点。胡先生指出,片面强调产品优势,是传统商业的观念,而传销领域最看重的是“事业平台”。“即便产品并不怎么理想,甚至根本就没有产品,只有一个抽象赚钱的概念,但是,只要公司提供一个能够真正帮助传销商发展团队的系统工具,就不愁打不开局面。”胡先生认为,传销其实是一种智力游戏,“智商高的人永远忽悠人,智商低的人永远被忽悠”。系统工具设计得是否周全,会直接影响到忽悠的能量大小。他说:“我的成功诀窍是,只跟那些有兴趣同我一起设计这种系统工具的人合作,而不是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那些总是跟我争论产品质量及功效的人身上。”

对于马来西亚华人吴槟州先生因服用传销公司的问题保健品而猝死事件所产生的负面影响,胡彬先生也感同身受,深表惋惜和同情。但是他表示:“聪明的人永远不钻牛角尖。纽约做不了,就去温哥华做,去洛杉矶做,去香港做。陌生人市场永远比熟人市场更为广阔!在陌生的地方,你会发现反而更容易向人们宣传他们从未听说过的产品。只要我说纳米科技,他们就相信纳米科技;只要我说干细胞,他们就相信干细胞。十个听众之中,只要有三个人相信,我就成功了。做传销,要多动脑子,而不能象Wendy Zhu那样靠脱裤子,那以后如何面对家人呢?我的儿子看到我所发展进来的会员越多越多,就越发敬佩他老爸,把我看作真正的英雄。网络多层次营销事业充满惊奇,将来一定会吸引更多年轻人参与。”看来正因为直销界有为数不少的人持有跟胡先生一样的理念,才使得象RBC Life这样的传销公司层出不穷,成为他们相继觊觎亚洲市场的资源基础。

程瞰楚
2012年7月27日

(摘自香港在线)  

(责任编辑:反传销反非法直销网)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